光大银行布局普惠金融“蓝海”:信贷投放年增长30%

   随着商业银行2018年业绩的陆续发布,金融机构在践行普惠金融方面也亮出了“成绩单”。在加大对于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扶持力度的同时,普惠金融不仅与服务实体经济、承担社会责任紧密相关,更是银行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在股份制银行中,光大银行2018年业绩表现创六年来最高水平。该行营业收入首破千亿,拨备前净利润达到768.18亿元,两者增幅分别为20%和25%。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光大银行(601818)普惠金融信贷投放超过1200亿元,增长30%,远高于银行贷款平均水平。

瞄准普惠

“2018年是光大银行丰收的一年,业绩表现在股份制银行中靠前,主要得益于银行在战略上的引领,以及竞价能力、风险管控能力的提高。”李晓鹏表示。

光大银行行长葛海蛟认为,从大势判断上看,2019年银行资产负债端有压力,也有挑战,但是银行还是有信心和能力应对,这其中就包括了发展普惠金融。

数据显示,2018年光大银行在普惠金融信贷规模达到了1281亿元,增长30%,增速高出银行贷款平均增速12个百分点,普惠金融贷款的不良率仅1.55%,远远低于同业不良率水平。

“光大银行有能力在2019年资产端有效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小微企业发展。”葛海蛟称。

在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加大扶持力度的同时,光大银行已将普惠金融作为重要的转型方向之一。李晓鹏表示:“依靠金融科技,普惠金融发展较好,成为银行创新转型所在。”

记者了解到,光大银行与蚂蚁金服联合开发了一款明星产品光大“随心贷”,该产品2018年末贷款余额达到了600亿元。

“‘随心贷’平均贷款金额很小,十几秒贷款一次,不良率更低。金融科技实现了普惠金融的模型再造,提升了贷款质量。如果依靠传统的信贷办法,解决不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是发展普惠金融的痛点。”李晓鹏认为。

葛海蛟认为,在当前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背景下,光大银行有两个发展目标,一个是服务实体经济,一个是服务大众生活,这两者都与普惠金融有着比较紧密的关系。

建立普惠体系

在国有大行陆续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之后,股份制银行在普惠金融体制建设上的步伐也在提速,并在业务上实现落地。

据了解,光大银行普惠金融体制建设于2018年基本完成。总行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境内39家分行设立了普惠管理委员会和普惠金融部。同时,光大银行持续加大了“信贷工厂”模式试点力度,探索各类供应链金融业务,创新推出普惠线上产品,提升客户融资体验度。

“光大银行已经设立了27家信贷工厂,10家普惠专营支行,并在全国30家分行推广了‘阳光e微贷’线上产品。”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称。

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民营企业支持力度上,光大银行也出台了一系列具体措施。银行建立了百户重点支持民营企业客户名单,对入选重点支持名单、正面清单的民营企业开辟了准入绿色通道,取消授信前置审批,且对民营企业授信实行“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等。

“各地分行都在推进普惠金融的阳光模式,通过平台搭建、融资渠道、产品创新等等方式,将资金精准的投向小微等经济薄弱领域,形成了可见成效、可复制的模式。”上述负责人称。

在服务大众生活方面,光大银行云缴费的普惠便民作用已经充分显现。该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云缴费已累计接入缴费项目4041项,当年接入2036项,同比增长101.55%;缴费用户2.53亿人,比上年增长64.71%;缴费金额超过2000亿元,比上年增长136.61%。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对信贷风险的监测,光大银行还应用大数据技术建立了阳光预警平台,实现了对该行对公和零售两条业务线的信贷客户风险监测,并初见成效。

据了解,阳光预警平台是集预警黑灰名单、内外部数据、信号模型、预警流程处置等为一体的应用系统,通过引入内外部数据、生成预警信号,采用全覆盖、全景式、全流程、全天候的智能预警模式,实现了对授信客户 “无人监测”的线上化自动管理。目前,预警平台已逐步应用于贷前、贷中和贷后的授信业务全流程,帮助银行解决在授信管理中信息不对称、信息滞后等问题。

“预警平台未来会进一步重点研究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业务风险特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让更多的企业、个人能够享受到更优质的现代金融服务。”光大银行相关负责人称。

 

相关热词搜索:光大银行 金融

创业板鑫东财配资烧完3亿多美元颠覆者爱屋吉屋如何干掉了自己?



爱屋吉屋同滴滴、美团等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是互联网O2O模式的尝试,但二手房经纪交易成本高、撮合效率低,最终未获成功。

文:胡嘉琦

ID:BMR2004

迟迟没能建立起企业“护城河”的爱屋吉屋,在资本失去耐心之后,于刚刚过去的这个资本寒冬中颓然倒下。爱屋吉屋创始人邓薇曾直言不讳地说,创办爱屋吉屋就是在“颠覆房地产行业”,就是要“用互联网飞机大炮的方式挑战传统房地产中介的刀耕火种。”然而创业仅5年,爱屋吉屋中道崩殂。

2019年年初,爱屋吉屋倒掉的消息在朋友圈不胫而走,《商学院》记者发现,无论是爱屋吉屋官方网站还是APP都已停止运营。登录爱屋吉屋官方网站显示的是“一楼房东”页面,已无功能服务,而爱屋吉屋APP则显示“服务器迷路”。《商学院》记者致电爱屋吉屋,话筒传出“您拨打的电话尚未登录”。

2014年2月11日,将“互联网”和“房地产”两大基因融合在一起的互联网房产中介爱屋吉屋正式上线,仅历时13个月便先后完成5轮融资,总额达3.5亿美元。在巨额融资和“唯快不破”的理念助力下,爱屋吉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从“零”迅速成长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其这也在一息间给行业换上了互联网思维。行业的新进入者往往是爱屋吉屋的模仿者,老玩家同样加强内部系统的智能化管理和推广。相比爱屋吉屋,前者行为更经济,后者动作更老练。很快,在二手房经纪这一存量市场里,爱屋吉屋开始攻不出去、守不下来。

爱屋吉屋同滴滴、美团等有诸多类似的地方,都是互联网O2O模式的尝试,但二手房经纪交易成本高、撮合效率低,最终未获成功。对资本市场而言,配资复盘这场由资本驱动的升降起落所带来的思考弥足珍贵。

通过“去门店+低佣金+高补贴”快速抢占市场

爱屋吉屋的事业始于上海,随后其崭新的商业模式挟凌厉的价格攻势,自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一路攻城拔寨。《商学院》记者从天眼查发现,爱屋吉屋从A轮到E轮先后吸引高榕资本、顺为资本、淡马、GGV纪源资本、晨星资本为其注资。资本就像强心剂一样,注入创始人团队澎湃了的血管里,初生的爱屋吉屋不计成本地强力扩张。



与传统的地产中介“高佣金+低工资支出”的经营模式不同,爱屋吉屋通过“去门店+低佣金+高补贴”快速抢占市场。举例来说,在2014年,爱屋吉屋在上海地区对房客免佣金,对房东收取佣金的35%;在北京地区收取传统租房佣金一半左右的费用。而传统中介一般是租客、房东“两头吃”,各收取月租的35%。这让爱屋吉屋,只用了不到9个月的时间,就拿下上海整租市场28%的市场份额,北京整租市场10%的市场份额,跃居上海房屋租赁中介市场总成交量第一名。

2014年的租房业务是一派繁荣的景象,爱屋吉屋新创的O2O模型似乎已由市场验证效果。2015年3月,爱屋吉屋开始发力更为复杂的二手房交易业务,在资本的加持之下,同样凭借 “去门店+低佣金+高补贴”模式,爱屋吉屋短期内高薪挖来大量经纪人跑马圈地。

房产经纪人同房源、客源一道,构成二手房市场的三大要因。传统房产中介经纪人的薪酬结构为“无责任底薪+提成”,爱屋吉屋“高底薪”的优厚待遇像是在经纪人群体中投掷的一颗深水炸弹。以上海地区为例,传统中介开给经纪人的底薪一般在2000元左右,提成比例为佣金的三成以上,基本不缴纳五险一金。而爱屋吉屋将经纪人底薪提高到6100元,其中2000元由顾客打分决定,租房服务金每单则统一为450元,二手房提成比例与传统中介大致相同。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爱屋吉屋的高薪挖人策略奏效,该公司在北京、上海网签量合计1.78万套,加上其余8座城市,全年成交量超过2万套,GMV 网站成交金额 约400亿元,而当年链家GMV约为1200亿元。

为弥补用人成本上的高额付出,爱屋吉屋以“去门店”的方式降低开支。同策咨询研究部于2015年12月撰写的《爱屋吉屋运营模式研究》报告指出,在买房和租房领域,爱屋吉屋不设置门店,为了弥补门店功能,“爱屋吉屋开发了网站及APP产品,租房和买房客户可以通过网站、APP获得房源信息,并通过互联网渠道预约看房。当遇到房源委托出租和出售等情况,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业主直接通过网上提交房源信息,由爱屋吉屋团队电话确认房源真伪,随后安排经纪人上门验证房源,爱屋吉屋的“新模式”较传统中介需要业主前往门店登记的委托方式更为便捷”。

手机APP 为代表的移动端是爱屋吉屋整合线上线下资源的重要手段,也是爱屋吉屋有别于传统中介的最大特点之一。尤为别出心裁的是APP分为两款,分别是面向顾客的红色APP和面向员工的蓝色APP。邓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蓝鸟系统主要是用于监管员工每天的每一个有效的动作,相比于传统行业的人管理人,蓝鸟系统将员工的动作量化及细化,蓝鸟系统可以使员工一边在外面工作,一边向领导同步工作的进程。邓薇称,爱屋吉屋运用移动互联网的手段,在前端,设计了适合用户需求,帮助用户全程找房子的全新流程;在后端,爱屋吉屋用移动互联网的手段管理海量员工,在扁平化的组织结构下,数字化地管理工作中的每一个环节、细分生产要素。

高薪配合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管理体系,2014年年底,爱屋吉屋在创立一年之内就将员工数发展成一万多人。

在客户端,爱屋吉屋实现“二手房佣金1%,租房佣金减半”,而传统中介的二手房佣金约为2.5%到3%。以一套市场价500万元的房子为例,爱屋吉屋的佣金是5万元,而传统中介要收13万元左右。相对低廉的佣金和100%真房源的承诺令不少客户转而尝试使用爱屋吉屋。

独角兽陨落

近日,爱 股市配资 屋吉屋联合创始人邓薇公开表示:“爱屋吉屋的整租、二手房业务经过两年的调整已经全部结束。目前我们集中运营‘一楼’分租房平台项目。”可以说,在经历过去两年惨淡经营后,爱屋吉屋的投资方、管理层均已意兴阑珊。3.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最后只是白忙活一场,爱屋吉屋倒闭了。

《商学院》记者下载“一楼租房”和“一楼房东”APP后发现,“一楼租房”APP上服务仅有上海、广州两个城市,APP页面也十分简洁,仅有合租、整租、公寓、地铁四个板块,在广州并无房源信息,上海的合租页面也仅有十几个房源信息,整租、公寓板块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一楼租房”并没有因为管理团队的相同而携带任何爱屋吉屋的基因,“一楼租房”仅仅是一个提供租房广告和信息的平台,无需房产经纪人,点击房源后租房者直接联系房东。“一楼房东”APP则显示“采用邀请制,如需使用请联系在线客服。据天眼查显示,“一楼房东”成立于2017年11月,主要为租客提供一站式中高端租房服务。值得注意的是,“一楼房东”和“一楼租房”在手机APP的下载量仅为两位数。

一位房产中介吴先生告诉《商学院》记者,房产标的额大,其属性决定了客户进行线上房源信息筛选后,仍会要求到线下看房。“房源的真实性和筛选的有效性是消费者尤为关注的重点,对于购房者而言,关注的不仅是房源面积、户型、地理位置等基本情况,还有房源有无质量问题,小区的环境如何,物业服务质量优劣,邻居层次如何,这些不通过实地查看,只凭网上的几张照片是很难了解的,另外,线上的服务本身是无法传递社交体验所带来的快乐。”

徐瑞东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导致爱屋吉屋现状的原因有三点:首先,房源问题,爱屋吉屋一直没有解决房源问题,传统门店靠线下实体门店及区域共享解决房源问题,而爱屋吉屋门店布点不足,又没有其他的有效房源获取方式,所以房源数量是远远不足的;其次,经纪人管理做得不到位,二手房中介管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管理系统,它需要大量线下管理工作,由于管理缺位,所以出现了大量飞单及各种管控上的问题;最后,客源问题,爱屋吉屋没有稳定的线上流量
对于互联网中介行业面临的困局,徐瑞东提出,“任何行业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回到交易的本质,回到服务的本质上,做好产品与服务才是王道。房地产经纪行业需要专业的人才、成熟的管理体系、专业的服务,不仅仅是靠‘烧钱’及线上或线下资源堆积。” 徐瑞东认为,最终谁能把互联网应用得更好,谁能和互联网结合得更紧密,就能赢得市场先机。“我们不应该把互联网和中介分开,我认为并没有产生出一个独立的‘互联网中介’行业。”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爱屋吉屋此前声称的颠覆行业属于不成熟的论调,从总体上看,此类企业确实是需要注意很多问题的,而且员工离职多,往往经营也动荡,造成各类推诿扯皮的现象。严跃进分析,爱屋吉屋关停事件其实还是因为市场没打开,所以有很多压力,比如说房源资源就很难获取等。对于此类企业来说,本质原因还是因为对于房屋买卖和租赁需求不掌握,而单纯想用互联网技术来革新。对于中介等机构来说,受市场行业波动的影响,确实会发现机构经营遇到了困难。所以对于类似的关店等现象,说明行业调整开始。因此这一点也确实需要中介反思,需要在降温的时候扩大竞争能力,比如说对于很多观望的买卖情绪,需要积极去击破。

云房数据研究中心统计显示,北京房产中介二手房成交套数榜中,爱屋吉屋的市占率从2016年的1.91%到2018年下滑至0.48%。

爱屋吉屋运营原实体为满懿 上海 房地产咨询公司,《商学院》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2019年2月1日该公司完成诸多工商资料变更,投资人邓薇、梅虹退出,100%全资股东变更为爱吉 上海 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严跃进认为,爱屋吉屋不注重门店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使得业务比较虚幻,和购房者等关联性相对是减弱的。互联网平台交易主要是聚焦零售业,而房地产本身是大宗交易,对于线上交易等还是存在各类问题的。实际上,爱屋吉屋忽略了两点内容:第一是把平台当做了交易的平台,而不是市场定价的平台,或者说缺乏权威性。第二是刻意强调做大规模,而没有做出优秀的交易案例进而去复制。另外,房屋交易也存在各类摩擦,尤其是买卖双方和政策本身,这都会对二手房交易造成很多不确定性。类似业务下滑也说明抗风险能力还是比较低的。

本文来自《商学院》杂志2019年4月刊

相关热词搜索:爱屋 互联网

涵星配资当过侦察兵的“第一书记” 为这里“侦察”出一条致富路

离黔江区金溪镇场镇不远处的一处车间里,每天都能传出“嚓嚓”的生产声。作为山坳村“第一书记”的刘昶,每次路过这里,听到车间里的响声,心里都美滋滋的。

“重庆卫之情服饰有限公司”的老板刘廷荣正是刘昶从外地“挖掘”回来的返乡创业人员。刘廷荣回忆起他和这位“第一书记”的第一次见面,“暗访、试探……后来我才知道,他(刘昶)是当侦察兵出身的。”

创业

村里开起了公司

4月8日下午2点过,当走进黔江区金溪镇场镇附近的“重庆卫之情服饰有限公司”时,刚进入厂区大门,就能听到从车间里传来的缝纫机生产声。

车间里,工人们正在各自的岗位上认真工作,老板刘廷荣现场把关,抽查着生产出来的校服以及工作服质量。

今年2月22日,这家服装公司扶贫车间正式运作,瞬间就为当地村民提供了100多个工作岗位。而开工一个多月以来,公司的第一批订单已经基本完成,这是市卫健委帮扶集团为镇里的学生定制的近1000套校服。在市卫健委帮扶集团的帮忙联络下,公司目前已经有了1万套服装的订单任务,除了校服外,还有各种工作服。也就是说,很长一段时间里,老板刘廷荣不用为销售渠道问题烦恼了,而在厂里工作的工人们,也有了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在车间里工作的一位贫困户告诉,他们在接受了培训正式上岗后,每个月收入不低于2500元。

刘廷荣是金溪镇山坳村人,他在退伍之后,就和当地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到外地打拼。“我进过服装厂当过工人,后来跑过销售,熟悉从服装生产到销售的每个环节。”多年前,刘廷荣在湖北咸丰便有了11家服装销售店。在别人眼里,刘廷荣年纪轻轻就已成了“成功人士”。

湖北咸丰距离黔江金溪只有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刘廷荣并不是没有过回乡创业的打算,只是平时服装店的生意太忙,二来也没找到很好的门路。直到去年的一天,刘廷荣接到了山坳村“第一书记”刘昶打来的电话。

选才

带领村民脱贫要找对人

来自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的刘昶今年38岁,一当上山坳村“第一书记”,他就为贫困户们创业找门路的事情挠头。“金溪镇地处武陵山深处,山高坡陡、土地瘠薄, 配资平台排名 8个村(社区)中有6个是贫困村,山坳村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个。”刘昶告诉,山坳村不仅大多是陡坡地形,而且缺水,村里留守人员也多,像其他乡镇那样搞特色农业,似乎十分困难,只有另谋出路。

刘昶在翻阅当地外出人员的资料时,就发现了刘廷荣。但刘昶既没见过刘廷荣,也没和刘廷荣的家里人打过交道,最初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带领村民脱贫,不仅要找到适合的创业项目,而且也要找对人。如果找的人不靠谱,这就反倒‘坑’了贫困户们。”

刘昶在当兵时,曾是侦察连的连长。侦察兵出身的刘昶认为,要了解一个人,不但要看他的谈吐,看他待人接物的态度,更要看周围人对他的看法。刘昶先给刘廷荣打去了电话,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刘廷荣当即就表示一定会支持家乡的脱贫工作。

刘廷荣的热情,并没有打消刘昶心里的顾虑,他还打算到当地暗访一番。刘昶利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约上一个朋友,自己开车从黔江金溪来到湖北咸丰。他让朋友假装成要买服装的客户,和刘廷荣洽谈,自己却来到与刘廷荣合作的服装生产厂里,查看厂里生产情况,还向厂里的工人和负责人询问对刘廷荣此人的印象。

几番暗访和试探,刘昶终于确认,刘廷荣就是他要“挖掘”的创业人才。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服装厂厂房问题很快解决,在招录工人时,吸引了当地200多村民报名。贫困户们在家门口就业,“金溪被服”特色品牌也打了出去。

品牌

打造出扶贫“三金”名片

“要不是刘书记打电话叫我回来,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回到这里了……”“金溪护工”的牵头人田维仙在面对时,很是感慨。她是地地道道的山坳村人,“我记得当年上小学时,每天来回要走3个小时的山路,出门的时候天没亮,回家的时候天也没亮(黑了)。”

在那样的生活条件下,外出打工几乎成了这些山里孩子的唯一出路。田维仙凭着自己吃苦耐劳的劲头,多年下来,她在广东也干出了一些“成绩”:“我手底下管着40多个护工,自己还开了一家美容院。”

因为老父亲去世,其他的亲戚搬出了大山,田维仙把老母亲也接到了重庆。山坳村这个她印象里“贫困、落后、自然条件恶劣”的老家,也渐渐在她的记忆里被淡忘了。

2017年下半年,就在扶贫工作队正式入驻金溪镇不久,田维仙就接到了刘昶的电话。几番交谈,让田维仙又想起了山坳村,她也想为这里的乡亲们做点什幺。但最初一听说回金溪,田维仙根本不接招。不断地讲政策、谈收益、绘前景……一个月后,田维仙终于被说动了。

2017年10月,刘昶和田维仙就带着首批3名护工到重医附二院试岗,局面就此打开。为持续推动稳定就业带动脱贫,去年起,金溪扶贫工作队成立了黔江区山之坳康复护理有限责任公司,统一组织培训、试岗、组织就业等,实施“金溪护工”的品牌化运营。

如今,“金溪护工”队伍达到120多人,她们不仅遍布在黔江当地的医院,不少人也在重庆主城区的各大医院里工作。46岁的贫困户龚华英说,她如今当护工,每个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

除了“金溪被服”和“金溪护工”外,被称为“三金”的还有“金溪山货”这张名片。

自2018年以来,金溪镇逐渐将当地特色的羊肚菌、土鸡、南瓜、豇豆干等农产品进行统一包装标识,打造“金溪山货”品牌。2018年全年共销售黔江区农产品2835万元,其中金溪镇农产品1400多万元。此外,当地还开发了金溪农场电商平台,进一步扩大金溪农产品的影响力。

相关热词搜索:光大银行金融

宝牛e配亚马逊加入卫星互联网竞争,拟发射超三千颗卫星,供全球卫星宽带

弘业期货智飞生物独家产品暂停生产 七家药企股东要减持

   随着商业银行2018年业绩的陆续发布,金融机构在践行普惠金融方面也亮出了“成绩单”。在加大对于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扶持力度的同时, Copyright 2016-2019光大银行,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