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配资贵州茅台预计今年一季度赚110亿,再不提价业绩增速遭遇压力

4月5日,贵州茅台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经过初步核算,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20%左右;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30%左右。

  据悉,2018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74.66亿和85.07亿元。

  贵州茅台预计今年一季度赚110亿
  粗 互联网配资平台排名 略计算一下,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分别在209亿和110亿元左右。
  不过,贵州茅台方面也提醒投资者,上述数据仅为初步核算数据,存在不确定性因素,具体数据请以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中披露的数据为准。
  据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2018年上半年、2018年前三季度和2018年全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各在31%、38%、23%和27%左右;
  同期,贵州茅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各在39%、40%、24%和30%左右。
  对比一下,就能发现,贵州茅台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尽管保持了稳定增长势头,但是,增长速度略有放缓。
  同时,贵州茅台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保持了30%同比增幅,与2018年相比,基本持平,但相较于2018年上半年,略有放缓。
  若分季度来看,2018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贵州茅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74.66亿、159.31亿、188.45亿和213.97亿元,同比增幅各为31%、46%、3%和35%。


  同期,贵州茅台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各在85.07亿、72.57亿、89.69亿和104.7亿元,同比增幅各为39%、41%、3%和47%。
  从以上数据来看,2018年第三季度,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同比增幅上,降至低个位数,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全年增幅。
  当时,白酒分析师蔡学飞指出,造成贵州茅台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增速下滑的原因,一是茅台规避政策舆论风险;二是茅台主动压低销量,给市场降温。也有可能是由于国内消费前景市场预期不足,导致市场对于未来整体高端白酒市场前景较为谨慎,消费动力不足,对于高端白酒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因此,2018年第三季度,对于贵州茅台来说,算是一个“特例”,一位长期聚焦食品饮料行业的证券从业人士就告诉《五谷财经》,在分析贵州茅台2018年业绩之时,可以将第三季度“剔除”,这样在看其业绩增速变化,就会更加准确和理性一些。
  如果剔除2018年第三季度这个“特例”,贵州茅台2018年每个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幅都在30%以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则在40%左右。
  然而,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各在20%和30%左右。
  也就是说,与2018年第一、第二和第四季度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都减少了10个百分点。
  能否提价成焦点
  “随着贵州茅台的业绩基数不断变大,其业绩增长幅度必然逐步放缓,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个白马股来说,持续高速增长势头都不可能永远下去,”上述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如果贵州茅台的核心产品能够在2019年提价,哪怕只有一次,那贵州茅台的业绩增长幅度就会赶超2018年。
  虽然贵州茅台旗下53度飞天茅台的全国指导价格为1499元/瓶,但是,据报道,目前,其实际零售单价在1800元-2000元之间,且货源依然较为紧缺。

  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也对媒体表示,现在53度飞天茅台在流通市场上真正能购买到的价格已经接近2000元。
  贵州茅台旗下核心产品,实际零售价格之所以远超全国指导价格,且居高不上,与其产能有限等因素有着直接关系。
  山东温和酒业集团总经理肖竹青指出,由于贵州茅台的制作工艺,茅台酒从制酒到售酒需要五年时间,因此其产能一直有所限制。而这个原因也是茅台酒供不应求的原因之一。
  不久之前,茅台集团董事长、贵州茅台董事长李保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表示,据测算,茅台酒最终年产量是5.6万吨,在6600吨产能扩建完成后将不再扩建。
  “从现在到未来,茅台酒都是一个稀缺资源,供不应求肯定是常态,不像汽车可以多生产,将来每年最多生产不到1亿瓶。”李保芳称,未来茅台酒的满足率只会下降,如果多生产,喝的就不是茅台酒了。
  实际上,2018年以来,国内很多白酒企业都对旗下主导产品进行了价格上调,甚至不止一次,然而,从眼下情况来看,贵州茅台没有上调出厂价格的打算。
  在2018年11月召开的茅台海外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明确提出,“茅台酒的价格不能放任自流。今年和今后一段时间,我们不会再调价,不管是茅台酒还是系列酒,价格都不会再做调整。”
  不过,如果出厂价格不再上调,单纯依靠销量上涨,贵州茅台未来的业绩增速可能会遭遇一定压力!
  “即使贵州茅台不再上调出厂价格,其核心产品的实际零售价格也远超指导价格,而这个差价带来的收益,则被经销渠道和终端门店拿去了,”上述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国内外酒企上调旗下核心产品的出厂价格,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作为白酒价格“风向标”的贵州茅台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提价上非常谨慎,“不过,如果贵州茅台始终不提价,那业绩增速就会受到一定压制,不利于税收,也不利于股东,所以应该允许贵州茅台适当地提高出厂价格,当然了,调价幅度不要过高,也不要过频!”

相关热词搜索:茅台 贵州

宝尚配资揭秘董明珠背后的男人:20万救活格力,与董小姐性格一柔一刚

“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是董明珠多次高喊的台词。可他却说,“董明珠此言未必太过自信,格力能有如今成就,离不开每位员工的努力。”
  有人会质疑,他是谁?凭什幺说这句话?但就连董明珠本人都知道,他的确有说这句话的资本。
  他就是格力创始人、前董事长,素有“格力之父”之称的朱江洪,董明珠背后的男人。有媒体更是直言道,“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或许;没有朱江洪就没有格力,一定!”

  接下烂摊子,拿到20万救命钱
  朱江洪出生于1945年,从小在珠海长大,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的机械系。大学毕业后,朱江洪被分配到广西百色矿山机械厂工作。
  在那个远离家乡的边陲小镇,朱江洪任劳任怨,勤习各种机床的操作,用娴熟的技能换来职位的不断升迁,从质检工到技术员,再到技术科副科长,最后更是以全票通过,当上厂长。
  1988年,43岁的朱江洪回到珠海,去当时珠海特区发展总公司工作,成为总公司下属海利空调厂的厂长,也就是 基金鑫东财配资 格力电器的前身。朱江洪任职格力期间,每天早出晚归,20多年如一日。当时有个南京姑娘到工厂成为销售员,她就是年仅30岁的董明珠。
  实际上,董明珠来格力,也只是机缘巧合。董明珠本在南京化工所工作,但儿子2岁时,丈夫突然去世,为撑起家庭,她辞掉铁饭碗,南下打工。
  当时海利空调虽是一个小工厂,但曾经也有过一段辉煌,后因管理混乱,加上得罪一大客户,才衰败至此。于是,朱江洪主动登门拜访,给之前的大客户道歉。对方见他十分诚恳,答应再给一次机会。
  随后,朱江洪利用这个工厂组成格力电器,准备生产空调。可由于工厂当时的生产线太过落后,无法进行生产,朱江洪开始想办法筹钱购买生产线。
  为了钱,朱江洪跑断了腿,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珠海农行不知什幺原因,直接贷给格力20万。“20万现在来看根本不算什幺,但在当时却是救命钱。格力现在有上千亿的资产,根源就来自于这20万。”朱江洪回忆道。
  就是用这20万,格力从江苏买回二手设备,开始生产空调。可空调生产出来,麻烦又来了,由于没有知名度,这些空调根本卖不出去。于是在1991年国庆过后,迫于生计的朱江洪,决定跟当时还是南京地区业务员的董明珠,开始跑市场。
  据悉,当时董明珠约好与南京一个商场家电部副经理见面。见面时,董明珠向对方介绍,“这位就是格力电器总经理朱江洪”。朱江洪一直想要跟人握手,但那个副经理却不理他,也不叫他坐,更没有给他水喝。
  朱江洪为打破尴尬,厚着脸皮问他能否买一些格力空调。想不到对方却回答说,“没有啊,我们的空调都是放在一起的,没有 ‘隔离’。”这件事弄得朱江洪哭笑不得。

  他与董明珠性格截然相反
  朱江洪下定决心提高质量,源于两件事。
  有一次,朱江洪去意大利考察,有客户一直在抱怨格力的噪音大。朱江洪后来发现是工人没有把空调的小海绵没有贴好,朱江洪把这件事情看成是奇耻大辱,一直牢记于心。
  另一次,生产出来的窗式空调从珠海运到厦门,当时路途颠簸,运到当地一检查,里面的铜管、连接管断掉一半。路况只是客观原因,还是空调的质量不行。
  这样下去,只有两条路:要幺在整改中生存发展,要幺退出市场。朱江洪下定决心:停产、整顿,以质量为中心全面整顿。
  为此,朱江洪颁布《总裁12条禁令》,制定“八严方针”,并成立质量督查组,专门监督检查各环节中的质量问题,员工们戏称为“质量宪兵队”,朱江洪亲自担任队长。他要求质控部对于质量不合格的空调产品用大锤砸烂,并把一柄大锤挂在质控部门口,以示警醒。
  1994年,格力发生大变动。朱江洪下降销售人员的薪资,导致许多核心销售出走。这时,董明珠选择留下来追随朱江洪。可以说,董明珠的这个决定,成就了她的今天。
  朱江洪为人低调,擅长技术跟管理。董明珠则非常强势,两个人的性格刚好形成反补。董明珠开始在全国各地为朱江洪拼杀,格力的业绩也是节节攀升。第二年,朱江洪把董明珠提拔为销售经理。

  卧薪尝胆1年超日本
  10年前,一拖四的中央空调,是我国空调企业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而日本跟美国一直是空调的强国,许多核心技术都是来自于这两个国家。
  2001年,为获得这项多联机技术,朱江洪带着工程师赶赴日本,想直接购买对方的技术,“1亿不行,我花2亿,实在不行就3亿,超过3亿我都愿意。”
  但令朱江洪意外的是,日本工程师听后直言,“你要买?这怎幺可能,我们花16年研制出来,多少钱都不行。”谈到最后,对方连散装零件都不卖。
  回国之后,朱江洪决研发自己的核心技术。此后一段日子,格力卧薪尝胆,终获成功,且研发时间比日本同行足足少了15年。朱江洪挺直腰杆说,“日本可以在零下15度条件下制热,我们可以做到零下20度。”
  5年过后,戏剧性的场面出现在珠海。先后有3家日本企业到格力考察恳请并购合作,但这次轮到朱江洪拒绝了。
  “我认为企业必须有长远的想法,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或者等条件成熟再做。但没有这个想法,一辈子都是组装厂。”这是朱江洪后来的感悟。

  “父子”之争戏剧化落幕
  1996年,格力电器上市,格力空调从这一年起,长时间产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均居行业第一。也是在这之后,朱江洪与主管上级发生矛盾。
  格力电器在资产上隶属于珠海特区经济发展总公司,随着格力空调的发展壮大,珠特发重组更名为格力集团,凌驾于格力电器之上,它拥有格力的品牌、重大决策及人事任免权,朱江洪为集团副董事长和上市公司董事长。
  2003年,格力体制矛盾公开化,朱江洪和集团董事长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微妙,并逐渐被媒体热炒成“父子之争”。
  2004年,格力电器因营销矛盾,与“价格屠夫”黄光裕的国美电器一刀两断,市场营销出现重大变局,而朱江洪也逼近60岁的退休大限之日。此时格力集团发生债务危机,准备出售格力电器股份,当时格力电器的市值不过几十亿。美国跟日本的财团趁机准备收购格力电器,并且提出优厚的价格。
  千钧一发之际,形式发生“神奇逆转”。2005年,中国股市跌至冰点,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标志着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几经波折下,最终,在格力集团递交的股改方案中明确,支持朱江洪继续担任格力电器的董事长。
  2006年8月,朱江洪被任命为格力集团的董事长、法定代表及总裁,历时数年的“父子之争”,以十分意外和戏剧化的方式,宣告终结。
  退休后格力进入董明珠时代
  在格力,董明珠几乎拥有堪比格力的个人品牌影响力,而朱江洪却低调到连很多员工都对他不熟悉,几乎一见到媒体采访就躲开。
  不仅如此,董明珠还是个高调强势的好战派,素有“铁娘子”之称。在格力历史上几次重大的事件中,她都扮演着叫板者的角色。董明珠也从来都不否认,自己具有超越大部分男性的强大攻击性。“我就是喜欢斗,和谐都是斗争出来的。”
  当然,性格迥然不同的两人,也少不了吵架拌嘴。“即使在副总们面前我们也吵。主要是为些大的决策,以及人员任免问题。”朱江洪对此直言不讳。不过,吵归吵,二人却一直未传出不和的传闻。
  据接近格力高层的人士透露,“朱江洪主政时代,董明珠尽管频频露脸,但朱江洪的绝对领导地位不可动摇。在位期间,朱江洪和董明珠一刚一柔,带领格力高速发展。”
  2012年,朱江洪退休,宣布着朱江洪时代正式落幕,而董明珠接过指挥棒,格力正式进入董明珠时代。那一年,格力营业额超过800亿元,已雄踞世界产销第一的宝座。而在他离开后,格力继续阔步向前。
  如今的朱江洪,已年过七旬,稍显消瘦,却声音洪亮。从格力退下后,他一半时间搞自驾游等休闲生活,一半时间参与社会活动,担任广东省企业品牌建设促进会会长。“闲不住,不做事太闷了”,他说。

相关热词搜索:日本 珠海

胡葆森松口,“河南王”建业地产终于要走出河南

扎根河南27年的建业地产终于要出走中原了。


在房企早已开展天下化战略的配景下,多年恪守河南一省的建业地产显得特立独行,其省域化战略也成为历次业绩会上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与之前坚称深耕河南差别,这一次胡葆森松口了。


“会不会走出河南?去年还欠好说,但现在可以说:‘会,可是有条件。’”3月28日,胡葆森在建业地产2018年业绩会上对媒体表现。“去年12月28日,我们和河北省邢台市一家企业签署了战略互助协议,互助开发邢台市一个小镇。”胡葆森以为,这已经标志建业地产走出河南了。


距离郑州不到400公里的邢台或是建业地产省外生长的一个样本,胡葆森称,省外落子的选择主要看三个条件,第一是市场半径。“这个半径主要凭据自己的管控能力来确定。我们不会一下子跑到黑龙江去,也不会一下子跑到青海、新疆、西藏去。”


严酷地说,若是从项目落址看,这并不是建业地产第一次走出河南。2016年6月30日,建业地产与海南宇华中东方置业有限公司签署房地产项目委托治理条约,代建位于海南澄迈县的法国维希小镇项目。


不外,在昔时8月举行的年中业绩会上,建业地产高层回应称“这并不意味着建业地产要走出去,只是资助我们的客户走出去,建业地产还将继续坚持省域化”。据先容,该项目开发商是建业地产的客户。


听说称建业地产对河南的恪守源自早年间王石“吃一省足矣”的建议。但在外界看来,建业地产掉臂“规模即话语权”的行业竞争态势,恪守河南的缘故原由简直成谜。


业绩会现场,面临时代财经的提问,胡葆森对坚持了18年的省域化战略举行了总结。他以为,评判一个战略是否准确,要从企业是否一直在前进、业绩是否一直在增加,排名和市场占有率是否连续提升等几个维度去看。


“已往18年,我们的业绩发生了排山倒海的转变。2002年我们的销售或许是2个多亿,但今年我们已经最先想1000亿了。在河南城镇化不停加速的历程中,我们的排位一直上升。”


胡葆森还表现,“现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前三十强房企,基本上快到齐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在不停提升、销售额在不停提升,房价依然是最高。这就说明我们的文化自信、战略自信和品牌自信不是无中生有的,这些自信必须在市场上转化为一个企业的生产力。”


深耕河南26年,建业地产成为名副实在的“河南田主”。停止2018年12月31日,其已进入河南省的18个地级都会和77个县级都会,开发项目累计交付面积约3006万平方米,拥有在建项目共123个,在建总修建面积约2448万平方米,土地储蓄修建面积约4515万平方米。


住宅之外,建业地产相继开发了旅店、商业、绿色基地、文旅地产等多种产物形态。近年来,建业地产还通过轻资产项目快速抢占河南市场。停止2018年底,其累计完成110个轻资产项目合约的签署,预计总修建面积约1662万平方米。2018年,建业地产轻资产的条约销售金额为186.91亿元,同比增加约197.2%。


而文化小镇和轻资产模式或成建业地产出走河南的加持。胡葆森称,省外生长的选择除了市场半径外,产物的形态还要以中原文化小镇去做,把中原文化的资源努力输出;其次是以轻资产的模式输出,持股不会凌驾20%,以是投资压力不会很大。


对于近而立之年的建业地产而言,走出河南或是其水到渠成的选择,但更大水平上也有其不得已的成份。外有不停涌入的“过江龙”,内有迅猛发展的“地头蛇”,建业地产在河南面临内外夹击。在郑州市场,建业地产曾一度被正商、康桥等河南当地房企赶超。


在千亿规模房企已超30家的房地产,2018年销售额为723.66亿元的建业地产,更落下一大段距离。在克而瑞《2018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排行榜》上,建业地产位列第42位。


2018年整年,建业地产实现收益约147.83亿元,较上年增添约6.5%;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约为11.54亿元,较上年增添约42.3%;毛利为50.91亿元,毛利率为34.4%;整年录得条约销售金额723.66亿元,同比增加约为97.2%。


步入商海40年的胡葆森称,并不关注政策短期动向,更关注企业的初心、整体战略以及转型。他是否真的进入商业上的“不惑之年”不得而知,但想把建业地产打造为“百年迈店”的路却另有很长。面临2019年,建业地产将其整年合约销售目的定为635亿元,较2018年增加18%,增速较2018年有所下降。

相关热词搜索:茅台贵州

巨牛盈占比高达99%!派现成A股分红主流,116股股息率超3%

中国国际期货海通策略:市场能否进入基本面接力的牛市第二阶段 4月很关键

4月5日,贵州茅台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主要经营数据公告,经过初步核算,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20%左右;实现归 Copyright 2016-2019茅台,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