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模拟交易软件小米,求求你别做芯片了

“芯片业应该借鉴互联网实现免费,按照成本价销售。”

“三五年之内一定会有一家新的芯片公司是按沙子价卖芯片,而且取得巨大的成功。”

雷军大概没想到,2013 年在北京微电子国际研讨会上的这一番意气风发的预言,五年后看来是如此令人尴尬。

4 月 2 日,小米集团组织部宣布了一则关于旗下芯片公司松果的动向,与新一代 SoC 无关,而是松果电子团队迎来重组:部分团队分拆组建新公司南京大鱼半导体并独立融资。

重组后,小米持有南京大鱼半导体 25% 股权,团队集体持股 75%。大鱼半导体将专注于半导体领域的 AI 和 IoT 芯片与解决方案的技术研发,而松果将继续专注手机 SoC 芯片和 AI 芯片研发。

而据本站报道,大鱼内部人士表示已有多家投资机构在接洽大鱼,“最快的几家,尽职调查都已经做完了”。

关于分拆原因,官方的说法是“为了配合公司 AIoT 战略加速落地”。但不管是战略调整也好,换轨重生也罢,许久未有动静的松果难得露面,却只字未提新一代手机 SoC 的动向,依然让看客们对于唯二的“中国芯”澎湃 S 的前景心生疑惑。

为何分拆松果电子?

与华为早年顶着压力,强行上三代旗舰海思K3V2不同,小米的澎湃芯片堪称“短命”。

2017 年 2 月 28 日,搭载松果推出的第一款 SoC 澎湃 S1 的中端机小米 5C 发布。顶着第二颗“中国芯”的头衔,雷军在发布会上数次哽咽,同时为澎湃 S1 定下了基调:大规模量产的中高端芯片。

然而事与愿违,澎湃 S1 不仅未能出现于更多小米产品中,连小米 5C 于当年 3 月 3 日开售后,也在 10 月从官网下架,生命周期不过七个多月。从此,澎湃处理器再也没能出现于小米手机中。

松果的新闻最后一次出现在小米的官方渠道,则是 2017 年 11 月的小米 IoT 开发者大会上。

也就是小米 5C 下架的后一个月,当时松果已经在 NB-IoT 模组的产品路线中,预计在 2018 年 Q2 发布,但这款产品至今没有下文。

关于小米为何没有大面积使用澎湃 S1,我认为两种说法都有一定可信度:

一方面,作为松果拿出的初代产品,澎湃 S1 的表现只能勉强达到及格线,28nm 制程与 14nm 制程的差距摆在面前,发热严重的小米 5C 也落得个销量惨淡;

另一方面,小米在当年 11 月的中美企业家对话中,与 OPPO 和 vivo 一起与高通达成了意向备忘录,将在三年内采购金额为 120 亿美元的零部件,这又变相挤占了澎湃 S1 的生存空间。

尽管年年都在说“摩尔定律失效”,但芯片行业是众所周知的“一步慢步步慢”,本就慢了一代的澎湃 S1 缺乏大规模商用经验积累以打磨产品,更使得后续产品被行业拉得越来越来远。

换句话说,从发布头一年起,澎湃芯片便没能浪得起来。

而时间翻到 2018 年后,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人人都在说红利消失,国产手机市场其实最为敏感。

且不说华为,以往被诟病高价低配的 vivo 和 OPPO 两家,也在 2018 年开启了反击节奏:向上,推出 NEX 和 Find X 扭转了一贯“不注重研发”的固有印象。向下,各自推出了面向电商渠道的 Z 系列和 K 系列,同价位性价比甚至和小米打成平手。

但对于小米而言,2018 年的表现已经值得警醒。

产品层面,上市后小米的产品表现出明显的求稳心态。MIX3 的妥协和平庸,可以说是砸了改变“小米无高端”印象的 MIX 系列的招牌。

而另一边却是 2018 年财报的尴尬。一直标榜“硬件不赚钱”,但 160 亿元互联网服务业务收入中,广告收入便达到了人民币 101 亿元,同比增长 79.9%,这被不少人视为负面。雷军也在日前表示要“整治广告”。

所以,高溢价产品不敢做,广告要收着做,净利润到底从哪儿来?

而在大盘萎缩的大前提下,OV 两家对性价比市场的切入,不仅进一步挤压了小米的生存空间,更使得小米丧失了“任性”的资本。

何为任性?

参考华为海思的发展路径。一方面在于研发投入,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彼时手机仍处于增量市场的红利期,只要产品稍有亮点,消费者依然愿意打开钱包。所以,前期的麒麟 SoC 在功耗与兼容性上堪称“惨不忍睹”,但好歹是顶着骂名走到现在。

显然,如今的市场不仅不会给松果这样的机会,更因为临近 5G 爆发前夜,对 SoC 基带提出的更高要求,导致市场对新玩家的更加不友好。

换句话说,手机 SoC 本是一个可以讲得很性感的故事,但错过一个窗口期后,有没有熬到下一个的实力,才是分拆松果最基本的考量。以目前小米基本盘的情况,并不乐观。

松果何去何从?事情的变化早已有了迹象

2018 年 4 月,阿里宣布全资收购收购中天微。不过,这只是一连串动作的终局。早在 2015 年,阿里已经与中天微合作开发物联网云芯片架构。2016 年,阿里入股中天微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这在当时被视为阿里兑现了成立达摩院时的承诺:阿里需要具备设计与改造芯片 SoC 架构的能力。

而在五个月后的去年九月,久违的松果登场了:

松果电子与中天微宣布,双方达成全方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进行联合开发,以中天微 RISC-V CPU 处理器为基础平台,松果电子提供极具市场竞争力的 SoC 智能硬件产品,共同促进和加速 RISC-V 在国内的商业化进程。

以官方信息来看,背靠阿里资金充裕的中天微将提供基础技术,而松果则依靠小米成熟的智能硬件生态提供产品落地的市场。

看起来,RISC-V 是开源架构,不会在专利层面上被卡脖子,技术方面有中天微垫底也能大大减少研发投入。对于早已规划的了 IoT 方向的松果而言,算是不错的选择。

当然,事情要结合起来看。实际上,澎湃 S2 已经在去年 11 月传出连续五次流片失败:

2017年三月S2第一版流片归来,台积电16nm工艺制作,一周后内部确认芯片设计有大问题根本不能亮机需要大改;

2017年8月第二版S2归来,依然无法点亮;

2017年12月第三版S2归来,还是无法亮机;

2018年3月第四版归来,芯片有重大bug需要推倒重来;

2018年7月第五版S2归来,远远没达到量产预期,有大量晶体管无法响应,需要改设计、修复bug。

以小米这一体量,一年半时间流片五次,几乎是数倍于同行的频率,无非印证了两方面的问题:

其一,研发薄弱,仿真验证等准备不足;

其二,澎湃 S2 烧掉了大量研发预算。

当然,无论细节与事实否吻合,已经没有证实的意义,毕竟到现在也没有关于澎湃 S2 流片成功的官方报道。不过,一位松果员工在知乎上面的说法,却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澎湃 S2 的失败:

澎湃 S2 以后有可能用在无人机上;

目前澎湃 S2 依旧无法用于手机。

结合起来看,如今的松果分拆也就不难理解了。

众所周知,芯片行业需要“资金人才两手抓”。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AMD 被英特尔压制多年,大牛 Jim Keller 带队拿出 Zen 架构,总算让 AMD 在近几年喘了一口气。

而一年半五次流片失败,团队本就不大的松果,显然并不具备拆成两家研发的实力。

去年与中天微的合作,其实更像是松果已经开始两手准备,抱上一条“技术大腿”,让自己得以继续生存下去。而这次宣布拆分,则是方向的进一步确定。

与其说是拆分,不如说是战略调整。松果多半会作为“研发实力背书”而继续存在,重点转向 IoT 芯片。而澎湃,前途渺茫。

别忘了,科创板的这趟车上,可是坐满了半导体 股市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 厂商。

流动性宽松下众生相:银行理财收益创两年新低 信托理财量价齐升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5月10日,央行公告,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继续暂停逆回购操作。

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关于公开市场业务的措辞近期已经悄然变化。4月26日及以前,为 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 、 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 。自5月5日开始,央行表态 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 。

从货币市场利率看,资金面总体仍保持较为宽松状态。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DR001近期跌破2%。5月10日

上午,DR001利率1.8500%,当日上涨0.33BP,涨幅21.71%,仍低于2%。

资金面整体宽松边际收紧

5月10日上午,资金面总体仍较为宽松,但已经边际趋近。

其中,DR001利率1.8500%,当日上涨0.33BP,涨幅21.71%,仍低于2%。业内预计资金面宽松或将持续到本月中旬。资金面宽松的原因在于即将 并档降准 且MLF等到期资金量 房押配资 较少。

5月6日,央行公告,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此次 并档降准 ,将于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虽然此次降准资金尚未到位,但货币市场对此即刻反应,资金面维持宽松态势。

另外,5月缴准压力和MLF到期压力均较小。根据华创债券统计,5月仅有一笔MLF于月中到期,为一笔5月14日到期的金额1560亿元的MLF,同时4月TMLF和MLF投放中长期流动性,减去MLF到期,总计投放999亿元基础货币。5月中旬,尤其是14日到15日,可能是本月资金压力较为集中的时间窗口,但总体压力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4月25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指出,市场可以用 松紧适度 四个字来判断货币政策,判断标准就是流动性,而看流动性最简单的指标就是DR007。

在DR001进入 1% 区间的同时,DR007仍较为稳定。5月10日,DR007利率2.5372%,当日上涨0.05BP。

银行理财收益率继续下行

作为最大规模的 大资管 类别,资金面越宽松,银行理财收益率也往往越低。

根据普益标准数据,今年4月,共有389家银行共发行了9285款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银行减少4家,产品发行量增加59款。

在收益率方面,银行发行的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4.17%,较上期下降0.05百分点。这是两年来银行理财收益率的新低。

康得新122亿“失踪存款”追踪: 大股东豪赌碳纤维 百亿项目停摆

  *ST康得的百亿资金迷局仍旧迷雾重重。

  5月12日,康得新实控人,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122亿元银行存款的去向依旧成谜。

  “该案比较复杂,是否涉及其他罪名、资金挪用去了哪里等细节还在调查中。” 5月15日,张家港市公安局宣传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钱去了哪里?5月16日,康得新董事长肖鹏同样无法回答。“这要看公告,无法在电话中回答,不能乱说话。”肖鹏回复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的记者。

  此前康得新在回复证监会问询时,自曝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大股东康得集团碳纤维材料项目则被市场认为是被挪用资金的去处。

  事实上,钟玉此前多次公开承诺,未来碳纤维业务会装进上市公司。一方面碳纤维业务是公司业务发展的一个链条,另一方面装入上市公司后,将来融资更便利,也有利于扩大规模。

  那么,豪赌碳纤维项目真的是压倒康得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吗?康得新122亿资金真的投资于其间了吗?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走访,试图解答这些疑惑。

  出资未到位已停摆

  在钟玉的资本布局中,一个重要的碳纤维项目就是康得集团在山东荣成的“康得碳谷”,122亿的资金是否曾注入这一项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发现,这一承载康得新转型的大项目出资未到位,而且项目已经停摆。

  “项目今年春节期间就已停工。”5月14日,一位康得碳谷的前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5月15日,荣成开发区相关人士也向记者确认了该项目停工的消息。

  “康得碳谷” 立项之初声势浩大,目标是投资500亿元建成世界级碳谷。2017年9月,康得新公告,拟与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合计130亿元。

  其中,康得新和荣成国资各出资2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14.29%;康得集团出资9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71.42%。

  康得碳谷项目初期推进迅速。2018年2月,康得碳谷正式动工;2018年8月,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工程价值7000万美元的高性能碳纤维碳化炉抵达项目现场,标志着康得碳谷项目由土建施工阶段逐步进入到设备安装调试阶段。

  但奇怪的是,在此过程中,康得集团承诺的90亿增资款却迟迟没有完全到位。

  2018年5月,康得新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康得新和荣成国资的增资均到位,但大股东康得集团的90亿元仅到位2亿元。公司表示,已在2017年10月,将康得集团的出资方式调整为现金及其所持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的方式出资,于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

相关热词搜索:松果小米

亚晶投资荣盛发展:双增长+低估值 维持“买入”评级

配资公司唯信网山西省:年度师德考核不合格者5年内禁止参与职称晋升

“芯片业应该借鉴互联网实现免费,按照成本价销售。”“三五年之内一定会有一家新的芯片公司是按沙子价卖芯片,而且取得巨大的成功。”雷军 Copyright 2016-2019松果,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