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登记日前夕,凌云股份配股价遭击穿

'

​凌云股份周二迎来配股股权登记日,公司6月6日公告拟每10股配3股用于偿还借款与补流,配股方案公布当日凌云股份即遭遇股价跌停机构出货,周一该股继续下跌,盘中遭遇配股价一度被击穿的尴尬处境,最低价为8.55元,收盘前股价虽有所回升但仍跌至8.95元,逼近配股价——8.74元/股。

配股方案公布后遭机构出货

在控股股东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解禁前,凌云股份就于2018年5月提出配股预案,同时控股股东北方凌云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承诺以现金方式全额认购配股的可配售股份。2018年底,公司收到证监会关于核准配股的批复。

今年6月6日,凌云股份披露配股方案,公司拟每10股配3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偿还公司借款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其中6亿元用于偿还公司借款,其余不超过9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配股价格经董事会审议确定为8.74元/股。

配股方案披露当日,凌云股份即出现“跳水”,投资者更是“用脚投票”。6月6日是端午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凌云股份应声而跌,开盘后不久即封上跌停板,直至当日收盘也未开板,收盘报9.06元。盘后数据显示,凌云股份当日遭机构席位资金净卖出,卖出前五席中,机构占据卖一、卖四两个席位。周一该股继续下跌,盘中股价一度低于配股价格,截至收盘,该股已跌至8.95元,逼近配股价。

截至

2019年5月16日,凌云集团持有凌云股份15754.26万股,持股比例34.62%。一市场人士周一向记者表示,“配股是代销方式承销,从目前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配股有可能因认购率不足而导致流产。”

有息债务规模逐年上升

近年来,凌云股份有息债务规模较大且呈逐年上升趋势。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6月30日,凌云股份有息债务金额合计分别为196330.33万元、210229.80万元、258598.95万元和345774.91万元。目前利息支出金额较高,对凌云股份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最新的一季报显示,2019年1-3月,凌云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7.67亿元,同比下降10.95%;净利润4800.51万元,同比下降29.05%。

“配股是上市公司再融资的一种方式,上市公司配股实施后股票就要除权,价格就要下跌,这意味着原股东如果未在股权登记日前卖出,但又忘记配股,或配股时账户资金不足,就有可能造成损失。由于逃避配股唯一方法就是在配股前将股票抛出,集中抛售的结果很可能会对二级市场的股价形成一定冲击。”有市场人士表示。

“股价倒挂对配股没有影响,公司会按照配股计划如期推进。”周一大众证券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凌云股份时,公司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表示。在周一下午的路演上,凌云股份董事长赵延成也表示:“股票二级市场价格的短期波动不会对既定的发行工作方案造成影响,经过前期与控股股东及其他相关股东的充分沟通,我们对本次配股认购率达到70%以上充满信心。”

鑫金道5.10黄金避险心情退散,黄金原油操作战略

黄金行情剖析:

日线上看,日线收阳线,带有较长上影线,布林带呈现收口,标明上方空头比拟强势 新股鑫东财配资 ,多头承压,绿色动能柱逐步削弱,kd目标在高位盘整中。4小时级别上看,3连涨后呈现2连跌,目前表现偏震荡,趋向目标中白色动能逐渐放量中。kd目标中部有拐头迹象。

昨日共呈现4波行情,多头表现比拟强势,但是尾盘开盘状况不好,昨日高点刚好触及在下降趋向线左近,假如下跌不能破位下降趋向线,多头很难延续,昔日买卖上思索地面低多看待,上方关注1288-1290.5地位压力,下方关注1280-1276地位支撑。若金价走高在1288左近遇阻,大约率上将xjd1731下探1280地位支撑。若金价失掉支撑,大约率上将呈现下跌,反之将进一步下探1276。

原油行情剖析:

日线xjd1731上看,日线收小锤头线阴线,油价表现震荡盘整中,趋向目标上显示白色动能柱初步放量中,kd目标低位金叉向上发散中。4小时级别上看,布林带启齿向右,油价震荡后呈现走高,趋向目标上显示绿色动能柱逐渐削弱,kd目标低位金叉向上发散中。

昨日表现原油偏震荡,在数据利好影响,油价失掉支撑,区间破位后将

呈现延续下跌,昔日战略思索回撤规划多单为主,上方关注62.6-63.5地位压力,下方关注61.6-60.9地位支撑。若油价回撤在61.4左近失掉支撑,大约率上将上探上方62.6-63.5地位压力。

老板们都在担心员工离淘汰不远了,但他们多虑了

  面对经济迅速发展过程中的起伏动荡,员工是否有能力适应生存下来,许多管理者对此几乎毫无信心。“在即将消失岗位上工作着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某顶级德国银行的一名策略主管最近这样告诉我们,“我手下呼叫中心的员工既没能力,也不愿意做出改变。”

  我们在调查了全球上千名企业雇员后发现,这类想法十分常见,但并不正确。2018年,哈佛商学院的“未来工作管理项目”与波士顿咨询公司亨德森智库合作,在包括巴西、中国、法国、德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西班牙、瑞典、英国和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进行了一项调查,从每一个国家收集了来自1000名雇员的问卷反馈。这次调查我们只关注那些最容易受到形势变化影响的人群:低收入且拥有中等技能的就业者。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家庭收入水平低于各自所在国家的平均值,所有受访者读完中学后所接受的教育均不超过两年。

  之后,我们又在巴西、中国、法国、德国、印度、日本、英国和美国这八个国家中的每个国家都调查了至少800名企业领导者。我们总计收集了1.1万份员工问卷反馈和6500份企业领导者问卷反馈。

  我们得出的结论十分有趣:这两组人对于未来的看法迥然不同。企业领导者在努力领导未来员工并鼓舞他们士气的同时,会感到焦虑:在持续颠覆的大环境下,如何能够找到并聘请来拥有所需技能的员工?对于那些技能过时的雇员,该怎幺办?一家跨国企业的CEO告诉我们,他深深被最后这个问题所困扰,甚至不得不求助于自己的牧师。

  然而,企业员工并没有这种焦虑。相反,他们更多关注未来带给他们的机会和福利,而且他们表现出来的对于迎接转变以及学习新技能的渴望程度,超出了雇主对他们的评价。

  差异的本质

  如今,当企业高管思考哪些力量正改变着工作方式时,他们大多想到的往往是颠覆性技术。但这个关注点过于狭窄了。如今改变着工作本质的力量要宽泛得多,而企业需要把所有这些因素都考虑在内。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了17种颠覆性力量,我们将之划分为六类。我们的调查主要探究企业领袖和雇员对每一种颠覆性力量的态度。通过他们的回答我们得以发现,两者之间对于未来工作的思维方式有三大明显区别。

  其一,雇员似乎比企业领袖更明确地意识到,他们的机构在与多种颠覆性力量相抗争,其中每一种力量都会影响到企业运营的改革。

  实际上,企业领袖似乎不能或不愿对这些力量的颠覆潜力进行差异化思考。当被问及每一种力量时,他们中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将其描述为当前对机构有明显影响;近半数人预计未来将有明显影响;大约五分之一的 天津配资大本营 人认为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如此一致的判断令人担心,这意味着大多数领导者尚未分辨出,哪一个变化力量应该被视作当务之急。

相关热词搜索:文商配资顶级配资

巨星科技:融资净归还50.27万元,融资余额3.58亿元

最后一页

'​凌云股份周二迎来配股股权登记日,公司6月6日公告拟每10股配3股用于偿还借款与补流,配股方案公布当日凌云股份即遭遇股价跌停机构出货... Copyright 2016-2019文商配资,顶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