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让“一带一路”成为全球化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机制

3月23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

在以“世界经济的危与机”为主题的分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围绕全球化的前景以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分析了世界经济的危机问题。

探讨新的全球化路径

李扬首先肯定了“去全球化”这一趋势确实客观存在,典型事例就是贸易增长低于GDP增长。

他举出了几组数据:2005年,全球贸易增长6.6%,而当年GDP增长3.5%;2008年,贸易增长3.4%,GDP增2.4%;到2011年,两者基本保持在同样的水平;而在2013年到2016年期间则反过来了,即全球贸易增长低于全球GDP的增长水平。

“去全球化之所以值得担忧,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假如贸易增长速度放慢,资本品的增长会更慢。而贸易增长率下降会导致贸易形成量下降,拖累经济增长。”李扬表示。

李扬认为,传统意义的全球化已经很难继续下去了,所以世界各国正通过各个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再平衡,来积极探讨全球化的新理念、新范式和新路径。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当前的趋势是“去全球化”,而是说过去的全球化出现了问题,现在需要探讨一个新的全球化路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的。

在李扬看来,传统全球化的本质就是发达经济体的国内体制、机制、规则甚至文化等要素的全球化。李扬认为,美国政府的全球化思路其实是美国优先。在这样的思路下,全世界分成三六九等,发达国家基于高端,在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上处在有利位置上,其他国家的位置相对不那么有利。

“一带一路”现在进入新阶段

“中国的‘一带一路’是要推进一个新的全球化方略。”李扬说。

首先,“一带一路”要做的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家看到‘一带一路’串联的是还不富裕的国家,在过去的全球化下,这些国家是被边缘化的,或者进入了全球化的体系,但并没有享受到全球化体系的红利。‘一带一路’要让他们进入全球体系,享受全球化的好处,让各个国家真正进入全球化的浪潮。”

其次,与规则优先不同,“一带一路”是发展优先。它致力于推进参与国家的产能合作,推进各国实现工业化,满足最广大劳动大众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帮助其国内解决贫困问题,这是“一带一路”与规则优先不同的几点。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在金融、小企业等方面都有很多成功做法可供直接借鉴。

此外,“一带一路”是合作共赢。李扬表示,如果说传统的全球化追求“趋同”,那么“一带一路”就是承认差别,承认多元,我们要做的是共建、共商、共享。“各国因地制宜,寻求符合自己的发展方法,致力于将整个发展战略与本国发展战略对接,以求合作共赢。”他说,应当说“一带一路”到现在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可以说主要任务是机制化,让“一带一路”成为全球化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机制。

具体而言包括几点内容:比如进一步深化合作;要与现在的国际经济合作机制对接,包括和WTO、和发达国家的全球化对接;利用“一带一路”这样一个机制,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在“一带一路”的参与下,更好地实现企业社会责任的跨国机制协调等。“当然,我们还要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另外,建立可持续性的投融资机制,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

“我们相信‘一带一路’会成为解决危机的一个有效方法,它会和整个世界相协调,让世界渡过危机。”李扬说。

本周走势研究(4月22日


 

导读

 

上周上证指数走出探底回升后高位横盘,量能没有出现明显放大,结构维持在20日均线上方多头;创业板回调后明显弱势,围绕20日均线多空博弈,没有明显上攻动能。

 

板块方面,继上周题材无持续性之后,上周权重拉抬也毫无持续性,市场热点就是围绕着消息面在转,板块题材切换迅速,主线仍是权重,题材表现一般。

 

仓位继续保持五成,做高抛低吸;

 

本周走势研究

 

一.走势形态

 

1.上证指数

 

上周上证指数整体维持在横盘过程中,走得
  第一,二者的标的资产差别,权证的标的资产较为遍及,既可以是个股,也可以是一篮子股票、股价指数等,而股指期货的标的资产则仅限于股价指数。
  权证和股指期货同为金融衍消费物,在某些方面较为类似。比方,权证和股指期货都有相应的标的资产,而临时身代价随标的资产代价的变革而变革;权证和股指期货都有肯定的存续期,权证在到期时,代价收敛于本身的内涵代价,而股指期货到期时,则收敛于现货指数的代价;权证和股指期货都具有杠杆效应等等。但权证和股指期货在许多方面又存在较大的差别。上面,我们就来比力一下权证和股指期货的差别。
  第二,权证在到期时,权证持有人可以选择行权,也可以选择保持行权,当持有人选择行权时,权证的刊行人有任务餍足持有人的行官僚求。而股指期货合约到期时,合约的两边都必需按合约要求举行交割。
  第三,权证和股指期货都具有杠杆效应,可以完成“以小广博”的目标,但二者杠杆的原理有素质的差别。权证的杠杆程度取决于权证代价对正股代价的敏感度,必要思量到权证的行权代价、剩余限期、引伸波幅和行权比例等多种要素,同时颠簸范畴也比力大。价内程度高、剩余限期长的权证有用杠杆程度较低,而价外、剩余限期较短的权证的有用杠杆程度则较高。比方我国现在绝大少数认购证处于深度价内,有用杠杆程度还不到2,而香港市场某些价外认购证的有用杠杆程度乃至可以到达几十。股指期货则是经过实验包管金制度完成投资的杠杆作用,杠杆程度较为牢固。
  第五,权证投资者和股指期货投资者所面对的危害差别。对付权证来说,无论正股代价怎样变革,权证的买方只负担无限的盈余,最大盈余额也只是所付出的权益金。而股指期货的生意业务两边权益和任务对等,红利和盈余的空间都是无穷的,别的,由于股指期货所实验的是当日无欠债结算制度和包管金制度,因而要实时补足包管金,不然就有被强行平仓的危害。
  第四,对投资者而言,权证的生意业务历程中只能先买进,后卖出,没有卖空机制。而股指期货实验双向生意业务机制,投资者不但可以先买入,后卖出,还可以先开仓卖出股指期货合约,之后再经过平仓来告终相应的空头头寸。

相关热词搜索:全球化增长

"曹园"租地70年:一亩林地一年3块 不够一把筷子钱

安徽两大上市券商“绞杀局”:年报六大指标见高下

3月23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 在以“世界经济的危与机”为主题的分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Copyright 2016-2019全球化,增长